全讯网.cn

于嘉:冲出亚洲走向奥运的绊脚石,近为委内瑞拉,远为日本

 2019-09-04 18:39:40 来源:全讯网.cn 点击量:

 你们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在从上海赶回北京的路上,今天晚上我将火线勤王,告别E组回归A组,同中国男篮一起度过他们的小组终极一战。昨夜坚韧而顽强的土耳其人把卫冕冠军美国险些拉下马,证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希望中国男篮今天同样可以证明自己。兴奋紧张激动之余,午夜时分琢磨来琢磨去,应该和各位聊点儿什么呢?

就聊聊E组这支估计会三战全败,但仍然值得我们重视警惕的日本队吧。

因为八村塁高顺位入选华盛顿奇才队,也因为上海的地理位置离日本够近,E组每个比赛日,东方体育中心都会涌入大量日本球迷为球队呐喊助威。尽管日本队前两场比赛“抗欧”失利,明天面对小组最强对手美国队恐怕也难逃一败,但完全看不出球队有任何沮丧和失落,他们的目标和野心远不是这届世界杯可以衡量的。

先从国家队层面说起:日本队首场对阵土耳其时,日本篮协副主席、负责技术实务的东野智弥坐在转播工作台后面的球队亲友席,安静地关注了全程。不知道日本队在力量对抗方面的劣势是否又一次触动了他,但他强调日本篮球学习阿根廷篮球的方向和信念绝对不会动摇。


日本男篮的主教练胡里奥·拉马斯是阿根廷男篮征战伦敦奥运会获得第4名的主教练,按球员们的说法,拉马斯教练强调“快速攻防转换和灵活性”的打法,让球员们“感觉自己学到很多”。聘用拉马斯是日本篮协向阿根廷篮球学习的一部分,这其中尤以青训人才培养为重。据说东野智弥从2011年开始研究阿根廷篮球,为此甚至撰写了长达80页的研究报告。因此他全力支持拉马斯教练的工作,比如在窗口期客场对阵伊朗和卡塔尔之前,拉马斯和教练组商议后提出,希望能到有中东生活环境的地区进行拉练,日本篮协管理层举双手表示赞同。最终日本男篮前往土耳其飞行集训,也因此对土耳其的篮球环境有了一些了解。

你很难说这种行动对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影响,但从管理到执行没有分歧,而且目前也不用成绩来质疑过程。按照日本篮协事务总长、日本B联盟董事长大河正明的期望,日本国家队作为日本篮球的“头部资源”,要用这样的投入完成“三大目标”的第一个:让日本国家队成为亚洲一流强队。

这个目标随着八村塁和渡边雄太两位锋线球员的崛起,开始越来越清晰。尽管2014年代表独行侠参加夏季联赛的富樫勇树因为右手骨折无法参赛,但在过去的夏天,马场雄大前往独行侠参加夏季联赛,那里还有日本前国手伊藤大司的哥哥伊藤拓摩作为教练员镀金;比江岛慎则和澳大利亚NBL布里斯班子弹缘尽分手后,回到国内B联盟栃木皇者队效力,并先后在独行侠的迷你训练营和鹈鹕的夏季联赛镀金历练——日本篮球的“洋务运动”已经热热闹闹地开展起来了,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都非常明确。

说到大河正明的联盟三大目标,其实还有日本篮球触底反弹的过程:由于在职业化问题上产生的分歧,日本篮球协会分裂出采用FIBA规则的日本国家篮球联盟NBL和采用NBA规则的BJ职篮联盟两个顶级联赛——按照国际篮联的规定,一个会员国只能拥有一个顶级篮球联赛。由于日本篮协迟迟无法完成两个联赛合并,2014年11月国际篮联决定对日本篮球实行国家队在世界大赛层级的禁赛,这也应该是日本篮球近些年的至暗时刻。于是日本篮协聘请当年的日本足球教父川渊三郎出山,以足球“J联赛”的方式把一个2016创生的新兴联盟B联盟迅速推上顶峰。

首先是赛制,对于球队的刺激性很强,没人可以安然稳固高枕无忧:B联盟分为B1、B2、B3三级联赛,B1和B2各有18支球队,B3则是9支球队,他们也是亚洲目前唯一的三级梯级联赛。B1联赛的18支球队是顶级球队,分为东、中、西三个分区,每个分区六支球队,常规赛共60场,前8进入季后赛,首轮和半决赛采用三场两胜制,决赛则是一场定胜负。每个赛季B3战绩第一的球队升入B2,而B2每赛季季后赛前二直接升入B1。但B2和B1间的升降要比B3和B2之间的升降复杂很多:每赛季常规赛垫底的两支球队降级,倒数第三第四打降级附加赛,降级附加赛中输掉的球队与B2四强赛落败的两支球队的胜者争夺第三个升级名额——有点儿像当初咱们曾经用过的升降级制度是不是?


其次是经营。在创立伊始,B联盟就获得了软银集团的赞助,价格大致和李宁赞助CBA每年的金额相当,于是联盟在此后也顺利获得了索尼、卡西欧、富士等优质品牌的战略合作支持,这样联盟的管理者们在与属下球队的对话当中就处于强势的位置:像日本足球J联盟一样,球队不允许出现冠名,让真正的职业队成为现实;加强财务审核,倡导俱乐部会计项目公开化。财务成本核算之后,B联盟会根据B1和B2不同的标准来发放牌照,如果出现财务出现负债或连续三年亏损直接吊销牌照,这使得俱乐部必须要在自己的经营上好好动一番心思。

B联盟还设立了最低工资保障线,说实话,当我看到这个金额的时候就明白他们为何要学习阿根廷篮球。各位可以看一下:如果是新秀,B1球队“低保线”只有将近20万元人民币,B2则不到15万元,如果不是新秀,金额能够“大幅度”上涨到28万元人民币——他们挣得实在是不多。也难怪大河正明的“三大目标”第二个就是让B联盟出现合同金额超过1亿日元的超级球星,也就是要让真正的超级明星能在联盟当中,挣到大合同,安心留在联盟里带人气。

现在这个人已经出现了,就是签约千叶喷气机队的富樫勇树。尽管他因为右手骨折没能随日本队征战世界杯,但东方体育中心还是有很多身着日本队2号球衣的球迷到现场去给他们的国家队鼓劲儿,2号球衣正是富樫勇树在国家队的球衣——可这位超级明星的合同金额也不过是600万人民币,比起我们的很多俱乐部当家球星,挣得要少的多。

收入和期望值差距比较大怎么办?怎么鼓励后来的年轻人投入这个项目和职业?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他们会向阿根廷篮球学习。早年间参与斯科拉中国行的时候,和他父亲曾经和我交流过对于其时阿根廷篮协的印象。那么日本要学习他们什么呢?东野智弥还特别提到了青训。


咱们先笼统地看看阿根廷篮球青训的情况:阿根廷集体项目有各级的体育联合会,篮球则是以俱乐部为单位,运动员们可以参加各种俱乐部比赛。体育联合会投入资金,培养青年运动员、省一级优秀运动员和国家级运动员,每年会组织大量赛事。此外阿根廷全民热爱体育。虽然足球在阿根廷依然是第一运动,但在阿根廷有很多年轻人喜欢橄榄球、手球、篮球、排球和曲棍球。而这些项目也在全国教育体系之中,有专门的体育教师。再加上足够的体育设施,都让阿根廷运动员们可以有足够的训练和比赛机会。运动俱乐部的兴起,让群体性运动成为主角。之后通过有效的工作,从青训开始逐级递进——我猜这可能就是东野智弥那80页研究报告当中会涉及的发展方向吧?

体育作为教育的硬核部分存在,在日本篮球的体系里是提倡的。比如B联盟有一项针对在校大学生的“特别指定球员”政策——允许在校大学生在不放弃学业的同时参加职业联赛,这为大学生球员以后如果有可能顺利转战职业,提供了极好的经验辅助和积累。如果你前一段时间在自己的社交网络里,会被能代高中或者福冈一高的篮球比赛吸引的话,你也就会明白他们的篮球培养体系从小学、中学再到大学以及海外留学是非常完整而合理的系统。

而从明年开始,B联盟的各支球队的U18梯队也要应运而生——但和我们不同的是,他们的U18梯队是不付工资的,反而是要入队的小球员自己交入队费方可进入,这似乎在我们这里有点难理解。但想一想家里为你打球提前付出,自然会有期望值,也自然会在训练生活和日常行为当中严格要求,这应该也就是利用了人之常情。更有人情味儿的是,如果你入选过各年龄段县级代表队,费用还会有不同层级的减免,目前就当做是表彰福利吧。据说比江岛慎曾经效力的栃木队还有身高满1米85还能减免的条例,这算是破除传统心魔的方式么?当然现在日本年轻人的身高已经没那么矮了,在昨天日本对阵捷克的比赛里,渡边雄太比盯防他的捷克预选赛第一得分手博哈西克足足高出一头,八村塁也可以在和矮壮内线克里斯·马丁的对抗中不落下风,还能一抢四干拔暴扣……

再说回来,日本各俱乐部U18梯队很重要的比赛任务,就是会参加高中生们的冬季杯,也就是说,他们将继续考量这样的梯队建设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更完善。最直观的比较方式就是和名声在外的学院们一较高下,冬季杯历史悠久,为学院们所看重,是优秀篮球高中生们成名的舞台。2008年统治级球队能代工高被比江岛慎的洛南高中逆袭,就是挺好的例子。高三的比江岛独取22分,一跃而起。


此外,由于日本对混血儿的接纳度非常高,也鼓励年轻人们去海外发展,于是一大批有着出色身体条件的小球员到比国内更好的教育系统里接受更为全面的提升,于是更多的混血儿看到前人的成功之路,增添自信,勇于提升自己站在公众面前,会让日本篮球未来选择更多:八村塁就是从校园篮球系统走出来的佼佼者,在八村塁身旁,有看着他学习他的德日混血儿幸树,他是日本U19的主力,在他们身后,还有留洋的泰福斯·海和在IMG体院打球的混血儿田中力是同龄人的佼佼者。而在日本男篮窗口期拉练的过程中甚至还出现了山之内勇登这样毛遂自荐的混血儿:16岁2米02,福岛出生夏威夷上学,如果他真有所成,在B联盟打球都不会被算作外援——B1和B2两个级别的每支球队都可以拥有三名外援,而且不含日本出生或者长大,以及毕业于日本小学或者高中的外国公民——这样的话,理论上可以有一支球队的场上阵容完全由黑人球员组成而不触犯联盟规定。

由于日本的文化形成历程包含太多外来文化因素,所以他们的观众和球迷认为这样不违和,这跟我们的观念有很大的差别——当我们还在讨论要不要归化球员的时候,大家有没有想过,当下届或者下下届奥运会的窗口期来临,八村塁真正走入成熟期,他身边可能会出现五六个混血儿球员,受教育程度良好,理解教练意图极快,从小一起摸爬滚打互相熟悉,到那时候我们又会拿出怎样的对策呢?

建立在良好的校园体育基础上的职业联赛,会有难以预想的活力。B联盟不但远学阿根廷,还要近学韩国KBL,他们已经达成一致,在未来,双方的本土球员可以作为亚洲外援交换,不占球队外援名额,以利互相学习,互相促进——大河正明的“三大目标”第三个,就是要让本土有300万人关注B联盟或者让联盟创造300亿日元的价值,现在看来,这个目标也有可能会在明年东京奥运会前后实现了。

说了这么多,如果今天晚上我们干掉委内瑞拉,直接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出线权,那么中国篮协和CBA联盟就要腾出手来落实改革的举措了。毕竟对手已经不断地在落实行动了,时不我待啊。

上一篇:奥尼尔:95年击败乔丹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热门奇葩
今日奇闻
精彩推荐